梅花香自苦寒来——魏仙老师个人简介
 

梅花香自苦寒来——魏仙老师个人简介

                       

我在一个云南偏远的农村家庭长大,我有三个哥哥,二个姐姐,生活在这样一个大家族中亲人的关系应该非常密切,但我的家人性格暴燥易怒,相互间总是打打杀杀。我从小到大最渴望的就是拥有一个和谐有爱的家庭,后来我发现这却是一生中最难得到的。我是家里面最小的孩子,在其它家庭里一定是父母兄长姐姐关注疼爱的焦点和宝贝,在我家却完全是一种奢求。在每个人的心中,家,就应该是一个充满和谐充满爱的地方,可我所期望的和我所想得到的与现实刚刚相反。我一直在想:穷,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爱。我曾经对我的父母说过,只要我的家人能够相互团结不要再对立,我愿意牺牲我自己,只要能让我的家人幸福。

我很羡慕我周围的小伙伴,他们家庭条件比我还差,但是他们每天都可以有欢声笑语陪伴,而我却没有,从那一刻开始,我的快乐和我的笑声慢慢消失,因为害怕我有这样的家庭而被别人看不起被嘲笑,我开始压抑自己封闭自己,我发誓我要离开这个家,我不想再生活在这样的家里,不想过我家人一样的生活,我不想被别人看不起。当时的我唯一想到能改变命运的方式就是离开我的家人,越远越好,最好永远不回来。在我16岁那年我离家出走,身上只穿着单薄的衣服,口袋里仅有600块钱(是妈妈平时给我被偷偷攒下来的),背着简单的行李。我走的那天,给家里留了长长的一封信:

亲爱的爸爸妈妈,请原谅我,我要离开你们。我要去寻找我自己的人生,我很舍不得这个家,但是我又很害怕,我害怕突然有哪一天你们相互残杀,相互对立的时候,我连命都保不住,很感谢你们生了我,但是我不想像你们一样的生活,我就不想在这里结束我的生命,所以我要去寻找我自己。

终于离开家了!但我不知道我要去哪里,我也不知道我能干什么,因为除了会种地我什么都不会,而且我小学都还没毕业!我也不知道我出去会遇到什么。但是我还是要离开。可是我要去哪里呢?除了这个村子,我哪儿也没去过……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脑海里浮现出村子里那些不识字的女人被拐卖到山东她们回来探亲时,我曾听到她们说过的事情,山东有青岛和烟台,我当时记住了这两个地名,那就去山东吧,我直接买了火车票去了烟台,后来又去了青岛。

青岛是我梦想的开始,也是我人生最大的转折点。我幸运的找到了第一份维持生计的工作,到工厂织毛衣,每个月只能挣到150块钱,那时候青岛的天气很冷,我没有暖和的衣服穿甚至没有厚一点的被子盖,寒冷饥饿陌生孤独和寂寞对当时只有16岁的我来说简直无法忍受,每天晚上我都会躲在被窝里想我的家人,我很想给他们打电话得到一点温暖和支持,但是我很害怕,因为我深知他们理解不了我的行为,也不会给我任何的帮助,他们只会逼我回家嫁人。在青岛每个月150块的工资根本不够生活,我很怕工友在我面前提“家人”两个字,更害怕每天吃饭的时间,因为我非常羡慕他们,他们可以买自己想吃的东西,而我不能。我每天的早餐就是一包方便面,而这一包方便面还要分成3个早餐来吃,中餐是一个馒头和一根大葱。那个时候我经常在内心呐喊:老天爷为什么这么不公平?我的命运为什么会如此的坎坷和不幸?我还记得有一天中午,生活费一分钱也没有了,剩下的半个月得饿肚子,我不敢向人借钱也不敢告诉朋友,我怕身边的人会看不起我。这天的傍晚,我走到平时买馒头那个快餐店,这家快餐店有可口的面条盖饭还有饺子。我在门口站了很久饥肠辘辘,最后实在忍受不了饥饿鼓起勇气走进店里跟老板娘说:“我没有钱,可以先赊点吃的给我吗?等我发了工资就还给你。”老板娘瞟了我一眼,她说:“那你只能吃烧糊的,好的我要卖钱。”我说行,她拿来烧焦的食物给我,那一瞬间我觉得非常羞耻,恨不得找一个地洞钻进去。接下来的半个月时间里,我就一直到快餐店吃老板娘每天烤糊了的、卖不出去的饺子,半个月后领到150块钱的工资,我去付了我的饭钱,一共55元。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2年,我拼命的想改变这样的状态,我想过有钱人的日子,甚至我想趁自己年轻把自己给嫁了。但总是事与愿违,之后我经历了几场失败的感情,一度让我崩溃。特别是我最后一次的恋爱,差点要了我的命。这个男朋友的比我大2岁,他是一个公司的业务员,每个月只有800块钱的收入,其实我并不爱他,我只是想他对我那么好,在我最脆弱的时候照顾我,我太需要被人照顾被人关爱的感觉,我卑鄙的想等我好起来就离开他,我会找到更好的、有钱的、可以依靠的对象。可是这样的日子终于因为贫穷而再也走不下去了,我跟他提出分手他坚决不同意,并想尽办法报复我。我对这样的生活感到厌倦和绝望,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收拾了行李带着一颗千疮百孔的心回到了我的家乡——云南。

上天为你关了一扇门,一定会为你敞开另一扇门。走投无路的我似乎开始感觉到苦尽甘来的转机。到昆明半年后我认识了我现在的先生,他的条件如我所愿:他会无条件的包容我,接纳我。让我从一个灰姑娘变成了一个白天鹅。我以为我的生活就会从此安定平静,我开始想要去帮助我的家人,也想去平复我对家人那么多年的怨恨和愧疚感。

可是,我想回馈的亲人给我带来的却是更大的伤害:我的大姐背着我,骗走了我老公20万块钱。我知道了这个事情以后当场就晕过去。亲情的再次背叛,像晴天霹雳一样又把我打回原形。我越想改变,生活却又对我开了更大的玩笑!醒来以后,我对着天空大喊:“我到底怎么了,我家人为什么这样对我,那一刻我很想死,但我发现我连死的权利的都没有,如果我死了,我儿子怎么办,我父母怎么办,可是这样的生活又该怎么去面对?我真的会疯掉……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命运会如此的坎坷,会遭受这样的报应。绝望的我到处去找人算命,算命也解决不了我的问题,越算越悲惨,而且也得不到准确的答案,没有任何人告诉我该怎么做。

一次偶然的机缘,我接触到了唯识深层沟通课程。说来也奇怪,没有任何怀疑,也不担心自己会被骗,立即定了机票立即出发。我听到有个声音告诉我,这就是我所需要的,我一定要去。几天的课程完后,我深深的发现,这个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那个答案。我通过深层沟通的技术,疗愈了我和父母、兄弟姐妹的关系,疗愈了我和我儿子的关系。我通过这个技术,重新找回了我自己,我被感动了,也被震撼了。

经历过这一场痛彻心扉的蜕变,让我重新学会停下脚步,反省自己回看自己的过往,才发现,我是一切的根源。所以,我想用我的生命历程去唤醒更多的人回归自己。也想把唯识深层沟通技术带到我的家乡——美丽春城。

   

魏仙

国家一级心理咨询师

唯识深层沟通实习沟通师

云南滇沣工程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昆明源爱唯识深层沟通昆明中心 负责人